重夕

老绅士在等这个蠢毛虫回头 哈吉斯要冷掉了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玫瑰终究杀死了小王子 把他买到地里

阿伊奴,老叟
白眉熠熠,白须悬垂
铺陈茅草叠,簌簌覆屋外,穆然虾夷织
短刀於手,盘坐,研磨,目光凝重
虾夷岛之神,古传神后裔
逐步毁灭,行尸走肉
仲夏烈日,炫目迷离
唯剩游丝吐息

有马贵将 嘿你好呀 我是重夕 我喜欢上了你。 梦到了你。 可惜你已经不在呢。 我拿你幻想真是很可笑吧啊喂。 你的贴吧很冷清,我该拿什么记住你 怀念你呀。 我怕我三分钟热度 一转身 你不见了。 所以 拜托 再让我梦见你吧。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呀。
许久不见,如隔旬年

先生死后不久,我的补习班就开课了,一直没来,许久不见,如隔旬年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如果有一天,我看到你把刘海放下来,把衣服裤子穿好,不用花哨的伴舞,不填繁琐招摇的舞步,没有花哨的纹身,回到16岁的那个样子,拿着自己专属的左撇子吉他,筒简单干净的唱一首【love me】,唱一首【baby】。我会不会在看到那一瞬间想起自己的那些年,就感动的落下泪来。


我有很多的遗憾,我想拿着波波沙,喊着乌拉向敌人冲去;想拿着莫辛-那甘狙击步枪一枪干掉一个敌人;我想驾驶着坦克,与同伴一起组成钢铁洪流,冲破敌人的防线;我想驾驶着战斗机与敌机在空中厮杀,想掌控着手中的大炮摧毁敌人的据点;想指挥着军舰保卫苏联的领海,可惜,那个我想保卫的那个苏联,只在我的心中了。

 想去俄罗斯。想看大雪纷飞,鸟儿离去又归来。想盖个小房子,喝着伏特加,听他们讲你的故事。想走你走过的路,想看你的样子。